您的所在位置是:首页 > 信息公开 > 信息公开指南 > 正文

四问“宁德模式”:贫困地区如何“弱鸟先飞”?

发布日期:2016-08-21 11:35:48   来源:http://www.cnaas.cn/ 村网通农科院   点击:

  “一楼是1998年习近平任福建省委副书记时来调研看的房子,现在我家又扩建了!”福建省宁德市三沙镇东山村村民钟伏德在自家院中对人民网记者介绍,他家的老房子正在加盖第三层并进行装修。

  1997年,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深入霞浦县三沙镇调研“脱贫致富奔小康”工作,看到三沙境内还有群众住茅草房,就提出要“集中力量解决茅草房改造问题”。1998年4月,习近平再次深入东山村调研茅草房改造工作,来到了当时还在读中学的钟伏德家中,这时茅草房已变成了瓦房。

  十余年过去,这栋老房子几经扩建修缮,见证了东山村从一个住茅草房、吃地瓜米的贫困村,变成了一个几乎家家户户住上砖混结构楼房的美丽村庄。通过造福工程搬迁、乡村环境整治、发展渔业生产和特色种植等,全村农民人均收入从1998年450元提升为2014年的10650元,翻了二十多倍。

  踏上宁德的土地,处处可见东山村这样的“脱贫村”。三十年前可能连一条公路、一栋楼房都没有的贫困村,都变成了如今这些白墙黛瓦、风景怡人的村落。2015年12月7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出席在宁德召开的东部地区扶贫工作座谈会时指出,“宁德模式”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成功实践,是中国特色扶贫开发道路的典范。

  2016新年伊始,人民网记者深入宁德山山水水、村村寨寨,挖掘“宁德模式”的优势经验,倾听受益于扶贫政策的老百姓的新年祈愿,展望更多“获得感”的新一年。

  

\

  “中国扶贫第一村”赤溪村风貌。在徽派风格的民居前,是被村民承包的进行特色养殖的鱼塘。人民网记者潘婧瑶 摄

  “弱鸟先飞”如何飞?

  “中国扶贫第一村”的小康路

  坐落于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太姥山西南麓的赤溪村,隶属于今天宁德市所辖的福鼎市磻溪镇。2015年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对赤溪村的扶贫工作作重要批示。他指出,30年来,在党的扶贫政策支持下,宁德赤溪畲族村干部群众艰苦奋斗、顽强拼搏、滴水穿石、久久为功,把一个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建成了小康村。全面实现小康,少数民族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要以“时不我待”的担当精神,创新工作思路,加大扶持力度,因地制宜、精准发力,确保如期啃下少数民族脱贫这块硬骨头,确保各族群众如期实现全面小康。

  1984年6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封《穷山村希望实行特殊政策治穷致富》的来信,反映赤溪村下山溪自然村22户畲族百姓贫困的生活状况,由此拉开了全国大规模、有组织扶贫攻坚的帷幕。

  赤溪人自豪地把“中国扶贫第一村”的标识印在进村公路边的大型宣传牌上,印在旅游集散中心的外墙上,印在本地产的白茶包装上……用赤溪村书记杜家住的话说,“扶贫第一村”已经是赤溪的一张“名片”。

  上世纪80年代,宁德被国务院认定为全国18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之一,全区9个县有6个被定为国家级贫困县,120个乡镇有52个被列为省级贫困乡镇。全区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不足160元,徘徊在温饱线上下的农村贫困户超过77万人,占当地农村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1988年9月至1990年5月,习近平在宁德担任地委书记。1992年7月,习近平在宁德期间的29篇重要讲话和文章,集为《摆脱贫困》一书首次出版。习近平在书中说,“弱鸟可望先飞,至贫可能先富,但能否实现‘先飞’、‘先富’,首先要看我们头脑里有无这种意识”,“要使弱鸟先飞,飞得快,飞得高,必须探讨一条因地制宜发展经济的路子。”

  赤溪这只“弱鸟”飞上了什么样的路子?人民网记者在赤溪村街头走进一家畲族小吃店,与店主蓝阿悬谈到了赤溪这些年的发展。这个普通的畲族村民过去在大山里生活,靠打鱼、拉竹筏等维持生计,下山一趟要走几个小时。15年前,他所在的自然村整体搬迁到了现在赤溪的中心村定居下来,从此他有了新家。7年前,为了一对龙凤胎能就近读书,他不再外出打工,在赤溪街头开了这家小店。

  “以前打工一个月也就挣一千块吧,现在一年能赚七八万,来旅游的人很多。” 蓝阿悬告诉记者,特别是2015年7月15日赤溪到牙城镇的公路通车后,到店里吃饭的客人增加了一倍。“路通了之后生意好,我把店面新装修过了。明年我还想卖我们畲族的乌米饭。”

  正如习近平在《摆脱贫困》中所说:“贫困地区完全可能依靠自身的努力、政策、长处、优势在特定领域‘先飞’,以弥补贫困带来的劣势。”三十年来,赤溪村用十年“输血”就地扶贫、十年“换血”搬迁扶贫、十年“造血”“旅游+产业”扶贫,终于走上了脱贫致富的小康路。通过整村搬迁,赤溪村的自然村数由14个减至1个中心村和2个自然村。依靠“环太姥山旅游经济圈”,赤溪引进了2家旅游公司,开发生态(峡谷)运动乐园、七彩农场、野趣园等项目,积极打造全国旅游扶贫试点村品牌。2015年日游客量最高峰超2万人次,村民增加了山地农业、农家体验、餐馆住宿、旅游产品、劳务服务等多种类型的收入渠道。2014年全村农民平均有5170元收入来自于旅游相关产业,占人均纯收入44.3%。

  村书记杜家住表达了赤溪在新一年的“雄心”:要借助“扶贫第一村”和乡村生态旅游的名片,以旅游带动当地的种茶、养鱼等特色农业的发展,并扩大旅游服务和互联网平台的宣传,让更多的游客来赤溪,从单日旅游发展到多日旅游。

  “我们‘宁德模式’的优势,就是靠‘弱鸟先飞’的好传统、靠‘山海田经’的好思路、靠群众自发的好创新建立的。”宁德市农业局扶贫开发科科长夏睿说。

\

  习近平同志当年深入寿宁县下党乡调研。(资料照片)

  山高路远如何富?

  “互联网+”给“定制扶贫”插上翅膀

  寿宁县下党乡是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间始终牵挂的地方。下党乡距寿宁县城40多公里,是寿宁最偏僻的山乡,宁德当地人告诉人民网记者,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欠缺基本的农业发展条件。1988年下党建乡时,位于乡政府所在地的下党村人均收入不足200元。

  1989年7月19日,习近平第一次来到下党乡时,这里是无公路、无自来水、无电灯照明、无财政收入、无政府办公场所的“五无乡镇”,所在地通往四处毗邻乡镇,都得翻山越岭步行10多公里,买卖东西只能靠肩挑背驮。习近平步行7.5公里的崎岖山路,跋涉了两个多小时走到下党村。习近平在开会时说,下党乡条件很差,干部群众很辛苦,并要求同行的地直部门、寿宁县负责人优先考虑下党的建设发展,在政策上给予倾斜,在资金上大力支持,解决实际困难。1989年7月26日,习近平再次冒雨步行3公里到下党乡下屏峰村察看洪水灾情,慰问受灾群众。

  1996年8月7日,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又一次带领省交通、财政、民政、老区、扶贫等部门负责人再次来到下党乡。“7年来,我一直牵挂着下党。”习近平说。他查看了下屏峰村的灾后重建新村面貌和村尾的公路桥建设,并协调有关部门给予下党乡发展资金100多万元,帮助当地修建机耕路和发展生产。在他的协调下,下党经杨溪头村与浙江庆元县对接公路由省交通厅立项,1998年建成通车。习近平三到下党,先后支持修建公路、建设水电站等基础设施,开启了下党村的扶贫开发之路。

  “下党的发展,主要抓‘做’功,而不是‘唱’功。”这是习近平提出的要求。近年来,下党实施了造福工程,修建并硬化了通村公路,调整优化了农业产业结构,引进了茶叶、脐橙、锥栗、猕猴桃等特色农业,大幅提升了群众福祉。2014年,下党村全村人均纯收入8837元,纳入建档立卡扶贫对象减少到39户165人。

  汇聚社会帮扶力量的“定制扶贫”模式,是下党乡扶贫工作采取的“做”功。下党村拥有丰富的茶叶资源,“挖掘资源、培育资源、对接资源、组合资源”,用品牌的思维包装和推广,严格控制产品质量,逐渐推行定制扶贫,以凝聚社会力量参与下党扶贫。下党村建立一个面积达600亩的茶园,采取企业进村、老板入户、结对帮扶、贫富互助的方式,策划实施“福山水聚茶园项目”,向全国招募爱心茶园主,聚合爱心,定制茶园。通过定制茶园的方式,每亩茶园每年租金2万元,茶园主可获得100斤优质红茶的回报。目前,签订认购协议110多亩,尚有意向客户100多人。根据测算,下党村参与“福山水”项目的茶农每年每亩茶园增收3000元左右,村两委从“福山水”项目中以茶叶加工包装费、管理费等形式增加村财收入10万元以上。

  同时,将观念引导到网络思维,下党村把“定制”茶园这种全新的扶贫方式,通过“互联网+”,启动建设扶贫定制农产品的020平台,实现其他农产品扶贫开发模式的科学复制。当前,下党村除了探索定制茶园外,还开展扶贫定制果园、扶贫定制羊圈、扶贫定制菜园等。在宣传平台上,建设下党村网上电子商务交易和微信营销平台,将下党村的自然风光、人文资源、民风民俗、生态农产品等内容以文字、图片、语音、微视频等方式,通过公众平台向社会宣传,提高下党村农产品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2014年5月8日,福建省委书记尤权率队调研下党乡。在当年习近平总书记现场调研的下党村鸾峰桥上,尤权表示,希望当地干部群众大力弘扬滴水穿石、弱鸟先飞的精神,发挥自身优势,多想致富办法,发展特色产业,用自己的双手改变家乡面貌,不辜负习近平总书记的殷切期望。

  “我们要把工作重点更多地放在加强薄弱环节上,放在解决发展的‘短板’问题上,这其中老区山区是重中之重。各级党委政府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在产业、财政、科技、人才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给予倾斜,不断增强老区山区发展的内生动力。”尤权说。

\

  福安市穆云畲族乡虎头村的桃林。人民网记者潘婧瑶 摄

  “山海田经”如何念?

  建设百姓富、生态美的美丽乡村

  在福安市穆云畲族乡虎头村村口,有一块刻着“天下第一桃”的巨石。虎头村村民们敢这样夸下海口,是因为虎头的桃子个大味甜名声响,一斤最贵时能卖到50元。这响亮的名号,在每年3月桃花盛开或7月桃子成熟时,都能引来络绎不绝的游客。2015年3月桃花节时,村边的高速公路甚至堵了两公里之远。

  虎头村村民主任吴树灿是个种桃大户,一家人管着12亩桃林。20年前,他住在山上,靠砍柴和种一些水稻生活。一次偶然下山卖米时,他发现市场上一篮桃子居然可以换200多斤稻谷。于是,他从别人那里买来十几株桃苗,开始了他的种桃生涯。

  “我爸爸开始不让我种桃,说桃子不能当饭吃,威胁我要是种了他就都拔了。”吴树灿笑着说,“后来看桃子这么值钱,后来我爸爸也跟着种了。”20年间,吴树灿向农业局专家学习修剪、嫁接等各种技术,再请专家到村里进行培训,自己也成了“种桃专家”。他开玩笑说,自己之所以能连任三届村主任,就是因为桃子种得好。

  虎头村里皆是像吴树灿这样以种桃为生的村民。乡政府近年来多措并举,出台政策扶持、技术扶持、资金扶持等,免费为贫困户提供苗木3000多株,给予每亩补贴500元,引导群众规模种植,水蜜桃产业不断地发展壮大。同时依托虎头水蜜桃种植专业合作社,成立精准扶贫示范社,吸收贫困户入社,举办实用技术培训20期450人次。虎头村的水蜜桃产业从无到有,2015年全村种植面积达到1200多亩,共帮助贫困户家庭发展桃园100多亩,年产量近80多吨,产值近160多万元,群众户均增收2万多元。

  2014年11月1日至2日,习近平在福建考察时曾强调,努力建设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的新福建。“我们对福建加快发展的期待,是实现有质量有效益的速度,实现实实在在没有水分的速度。”

  虎头村的“速度”背后,正是美丽无污染的生态。种桃不仅给村民带来了直接的经济收益,还给虎头村带来了旅游开发的契机。依靠白云山下、秀溪河畔的天然风光,虎头与邻近的溪塔两村联创国家AAA级景区,2015年已通过验收。在上级党委政府的帮扶下,虎头投入800多万元完善配套设施建设,先后完成房屋外墙立面整治、桃园游步道、跨溪栈桥、观景亭、河道清理、停车场、公厕等项目建设。这里成功举办了五届桃花节畲歌会,吸引周边省、市游客40余万人次前来观赏桃花。如今,虎头村是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福建省美丽乡村建设点及宁德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试点村。2015年,虎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8027元,与2005年比增801%。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宁德,扶贫开发与绿色经济紧密相连,多次被宁德人相提并论。长年“讨海”的连家船民,搬迁上岸后主要从事海产养殖、加工等;从山上搬迁下的东山村民,通过集体合作把霞浦紫菜做成了品牌;晓阳村农业基地的高山晚熟葡萄,在秋冬季节填补了北方市场空白……靠大念“山海田经”,宁德走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靠可持续的思路帮扶贫困户,也日益成为宁德扶贫的共识。在东山村,对目前仅有的12户因病致贫的贫困户,除通过社保兜底外,村里还鼓励他们互助合作,共同养肉牛致富。12户中尚能劳作的3人负责养牛工作,政府负责提供种牛和科学培训,3个人每月领工资,养牛的集体利润扣除这些工资后,还能给12户人家均分。幼年因事故致右肢残疾的贫困村民兰阿赐,就是养牛的3个人之一。“我就想把牛养好,大家都挣点钱。”这名有些内向的村民这样谈及他的新年愿望。

  “发展现代农业、林下经济、海洋渔业,科学‘种、养、加’,是宁德扶贫工作‘精准施策’的体现,不片面城市化、保留地方传统和自然风貌,也是美丽乡村建设的要求。”宁德市委宣传部部长徐姗娜表示。

\

  福鼎市店下镇三佛塔村村民方金信家正在建新房。人民网记者潘婧瑶 摄

  “宁德模式”何处去?

  扶贫迈向整体推进新起点

  福鼎市店下镇三佛塔村是一个山多田少之地,是第四批33个宁德市级扶贫开发重点村之一,正处于“扶贫进行时”。宁德市委廖小军书记亲自挂钩联系三佛塔村,并确定市委办、教育工委、国资委、闽东日报社、闽东建总等五个单位挂钩帮扶三佛塔村,在这里实施整村推进、精准扶贫。

  2014年4月,宁德市委办督查室副科长林挺来这里挂职“第一书记”时,三佛塔村的村集体财产“挂零”。由于靠近浙江,几乎所有青壮年劳动力都外出务工,村里只剩留守的老人和孩子。村民住在破旧的瓦房里,门前一条土路,一到下雨天就十分泥泞。

  为了解决三佛塔村的问题,以造福工程整村搬迁安置点建设为突破口,政府按每人三千元的补助标准,并引进村镇银行提供贷款,鼓励村民建新房,目前仅危房改造就已完成了107户。为了使居住在村里的群众增加收入,村里引进了5个农业产业基地,总投资达2000万元。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村民当年可获得每亩租金550元并可逐年递增。如果村民在种植基地务工,每天可获得男工120元、女工100元的收入。

  今年60岁的方金信目前就在村里打工,每个月能有3000多元的收入。在政府的帮助下,他把自家漏雨的破瓦房进行了改造。他带着记者去看自家正在施工的新楼房,笑着说:“趁着现在的好时机,我们也要过上好日子。”

  “我以前没在乡镇工作过,过去在办公室都是靠传达文件解决问题,结果来了农村,发现解决农民的事情真是非常复杂和琐碎。”林挺感叹道。做“第一书记”之后,他才发现,扶贫是一整套工作。“建房子不是光建房子,还要扩建进村公路、村里路面硬化、修下水管道,要配套绿化设施、装路灯、建休闲场所,甚至要一家一户地去劝说,让他们注意维持村里路面的干净,不要把滴水的衣服拿到路上晒。”

  林挺带领村两委通过摸底排查,梳理分类,分析致贫原因,为三佛塔村162户603名低收入农户完成建档立卡,其中需要资金和技术帮扶155户,因病因灾致贫需要社会救济10户。同时,帮助详细制定并严格实施针对每户的脱贫计划,落实帮扶资金,兑现各项帮扶政策,指导生产经营,帮助解决就业,帮助疏通渠道推销农产品。目前该村低收入人口已减少至55户202人,实现脱贫401人。

  “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这是宁德新近提出的精准扶贫新思路。在2015年12月6日至7日召开的东部地区扶贫工作座谈会上,宁德市委书记廖小军强调,要确保贫困建制村整村脱贫摘帽、低收入人口稳定脱贫、帮扶措施落实到位,坚决打赢宁德脱贫攻坚战。到2020年,稳定实现全市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

  “百姓脱贫致富的愿望非常强烈,市场经济进入农村还存在巨大的空间,对农民来说,贷款难、保险难,‘因病返贫’问题严重,一负债就家破人亡。”在扶贫一线工作日久,林挺从自己的经验出发,分析和展望了“宁德模式”的未来。“我觉得将来应该是更多探索从行政和市场、需求侧和供给侧这两端来解决问题。下一步扶贫的整体推进,应该从国家层面让劳动力、资本、土地这些生产要素更自由地在城乡之间流通,这也是防止返贫的关键。”

  当年,习近平离开宁德时,全区已有94%的贫困户基本解决温饱问题。1990年8月12日的《人民日报》以《宁德越过温饱线》为题对此进行了报道。之后,习近平曾表示,“我深知,相距于我们的理解,相距于我们的目标,相距于真正意义上的‘脱贫’,‘脱离贫困线’只能说是起步。”

  “确保到2018年实现现行国定标准的11.3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到2020年实现现行省定标准的14.5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6个省级扶贫开发重点县、450个贫困开发重点村全部‘摘帽’,1160个边远偏僻自然村实现整体搬迁集中安置。”围绕十三五的扶贫工作,宁德提出了“全区域、全领域、全人口”脱贫目标。站在面向2020的新起点,宁德扶贫在路上。

 

人民网评:以精准扶贫提升群众获得感

张玉珂

 

       从世代居住在山沟里到受益于搬迁造福工程,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这是赤溪村畲族柚农钟而钊的获得感;从全家挤在一条渔船上到搬上岸住新房,做海产品加工致富,这是溪邳村连家船民林友华的获得感;从靠种田砍柴艰难度日到大搞水蜜桃经济、发展美丽乡村游,带领乡亲脱贫奔小康,这是虎头村村民主任吴树灿的获得感……

       精准扶贫的“宁德模式”成效,正是在一座座脱贫村庄、一个个脱贫群众的获得感中得以集中体现。纵观“宁德模式”带来的启示,聆听新一轮扶贫攻坚战的号角,如何以精准扶贫提升群众获得感,确保贫困人口如期脱贫,成为摆在各级党政部门面前一项重大而又艰巨的任务。

        “宁德模式”启示我们,以精准扶贫提升群众获得感,既要有“滴水穿石”的韧劲、久久为功的精神,又要有时不我待、机不可失的紧迫感。

        在宁德地区工作过的习近平曾指出,脱贫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要有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1984年6月,人民日报头版上一封反映赤溪村下山溪畲族群众贫困状况的来信,拉开了全国性扶贫攻坚工作的序幕。30多年的扶贫实践提醒我们,幻想毕其功于一役,寄希望上重大项目一下子抱个“金娃娃”,往往是不负责任的脱离实际,是好大喜功的政绩心理作祟。只有实事求是地笃定“功成不必在我”的信念,拿出敢为总体成功牺牲的“滴水穿石”的韧劲,一茬接着一茬干,才能扎实推进扶贫工作向前走。

       我们也要看到,按照我国现行扶贫标准衡量,农村贫困人口比例从1990年的73.5%,下降到2014年的7.2%。伴随着改革开放的飞速发展,持续30多年的扶贫攻坚工作大格局,已渐具备由量变到质变的基础,进入啃硬骨头的精准决战阶段。“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深刻认识,“确保贫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全部脱贫”的庄严承诺,时刻敦促我们紧抓战略机遇期,把扶贫攻坚工作推向新的起点。

        “宁德模式”启示我们,以精准扶贫提升群众获得感,既要靠让弱鸟“丰满羽翼”的发展路子、政策机制,又要靠奋战扶贫一线的“核心力量”。

       习近平在《弱鸟何以先飞》中谈到,“要使弱鸟先飞,飞得快,飞得高,必须探讨一条因地制宜发展经济的路子”。从连江船民上岸、边远贫困村整村搬迁,到大念“山海田经”、发展特色生态产业,宁德扶贫一直在探索因地制宜、因村制宜的发展路子。加之各种务实的政策设计、高效的机制配套,一条体制活、产业优、百姓福、生态美的脱贫路径被生动演绎。

       在扶贫过程中,广大优秀的基层党员干部这股“核心力量”,在推动政策科学落地、带动群众精准脱贫上发挥着关键作用。有群众面对驻村第一书记,发出“他走了,我们怎么办”的感叹,这背后是对干部的信任信赖,也是对工作成果的肯定。不少普通青年由个人脱贫到带头致富,成长为村干,有的连任多届支部书记、村民主任,颇受群众认可。越是干群关系和谐稳定的地方,越是党员干部冲在一线的村庄,扶贫工作越是搞得有声有色、卓有成效。

        “宁德模式”启示我们,以精准扶贫提升群众获得感,既要着力于当下“扶志”、“扶智”,又要立足长远,彻底摆脱物质贫困、精神贫瘠。

       在《摆脱贫困》一书的跋中,习近平指出,“全书的题目叫做摆脱贫困,其意义首先在于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作为昔日全国18个连片贫困区之一,宁德的扶贫开发是甩掉等靠要、穷自在等落后思想的“扶志”过程,也是从输血到造血的“扶智”过程。幸福不会从天而降,美好的生活最终要靠勤劳的双手创造。充分调动贫困群众主观能动性,坚决“扶志”精准“扶智”,扶贫举措才更有威力,扶贫成效才更加持久。

       同时,精准扶贫要立足长远,除了加强对贫困人口进行动态管理,对因灾因病等致贫返贫人员重点定向扶持等;还要解决部分脱贫群众精神文化生活不足的现象,注重对脱贫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涵养与引导。脱贫不仅要摆脱物质上的贫困,让群众腰包切实鼓起来;更要摆脱精神上的贫瘠,让群众享有健康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13亿人要携手前进。让几千万农村贫困人口生活好起来,是我心中的牵挂。”习近平的2016年新年贺词犹在耳边回响。面向2020的扶贫攻坚战已经打响,让我们踏实精准扶贫的节奏,带领贫困群众在脱贫奔小康的路上“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